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“哪儿……哪有为什么。我想不起更好的话题而已。” [复制链接]

1#
她琢磨这,注意力就渐渐转移到了那少妇身上。清婉第一眼就觉得她应该是个少妇。长相算不得倾国倾城,但绝对耐看,那种气质也很好,没有年轻女孩子的莽撞泼辣,却别有一股成熟韵味。那种韵味,是经历男人洗礼后的饱满迷人。身材很好,肌肤也是如雪一般白皙,更兼一副娇滴滴的嗓音,难免就让人有欲望。尤其是那嗓音,真的叫一个醉人。清婉记得刚才她们只说了一句话,但她却觉得非常的舒服,那种温柔,那种绵软,让人感觉就像是邻家的姐姐一般亲切。很糯,很女人。
“哦,白少,好久不见。”
但市面上更多的是既不挂牌也不署名的“私密”会所。这些高档私人会所的服务宗旨就是“只为一小撮人服务”。 因为其定位就是为少数人服务,为精英服务;因此所提供的服务亦是高、精。这本身就决定了会所的规模不可能为普通大众服务。而且,由于会所收费昂贵,普通消费者根本无法接受。纵如此,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成为这类会所会员的,仅仅有钱还不够,必须通过资格审查才可以。据说曾有一名不锈钢商人,带着30万元会费要求入会,经过审查,发现该商人并不是“名人”,而是想通过会所认识一些“名人”做生意,最后会所拒绝了商人的入会要求。
“哎!我的钱啊!就这样贡献给涨价大军了……”
  大门口只有一位穿着鹅黄色短袖、蓝色牛仔裤,扎着马尾的小姑娘,哪里有什么阿姨呢???
  高城顿了顿,“她是我老婆!”一句话顿时将现场气氛推到高.潮。
  “你们营长真是好福气啊。”许妍觉得自己连笑的力气都快没有了,心脏是一抽一抽的疼痛。心底突然间无限扩大的黑洞像是要吞噬她所有的力气。
  思然看着许妍眼巴巴地看着她怀里的小人,坏笑道,“想要?让高城加油呗~~”
  “也没什么,我爸爸和哥哥都给我铺好路了,我只是按部就班地走就好了。”晓琳轻声解释道。
  哎,高城同志从小打到不怕他爹高建国的铁拳头,却怕他妈的眼泪。果然是以柔克刚啊。
  “我来说。”高城一只手握着方向盘,一只手拿着许妍的手机。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